English (英语) | Chinese (中文)

旧马六甲(Old Malacca)

 

香料贸易和欧洲人

当时间流过,在这熟悉的海岸的另一边,也在进行着贸易。商品和日用品被带到欧洲的外国土地。在中古的欧洲,香料算得上比黄金更珍贵。咖哩粉和胡椒粉被用在保存和调味肉类。这些香料起着经济上的重要,在漫长的冬天,饲喂动物是昂贵的,所以在数月长的冬天,要宰杀和保存肉类是更符合经济效益。

在海峡里最有利益的贸易是'蓝海贸易'(Blue Water Trade)- 收集和分配香料,磁器,茶叶和丝绸后,经过中东和威尼斯后,再送到欧洲去。Pires,一个葡萄牙的药剂师和外交官在一五一二年来到马六甲后,写道,'谁当上了马六甲的霸主就主宰威尼斯的咽喉' 香料,磁器,茶叶和丝绸。欧洲人很快地学习到,如果他们可以控制海峡的贸易,这会带给他们超过他们梦想的财富,和压制对手的力量。作为船员的鼻祖,葡萄牙人是第一个到达此地的欧洲人。

 

葡萄牙人
在十六世纪初期的葡萄牙是个海事国家,面临着经济和人口的限制。当Diogo Lopez de Sequira和他的随从在一五零九年抵达马六甲时, 他们是第一批踏进马来领土的欧洲人。据说当他们登陆时,'一大群马来人聚集在一起,拧了拧他们的胡须 ,脱掉他们的帽子并抓住他们的手。'(旧马六甲,Sarina Hayes Hoyt)。据Sejarah Malayu(马来人史记),据说马来人以为他们是白色的孟加拉人!

一五一一年,葡萄牙人抵达马六甲。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葡萄牙国王知道,如果要打破回教商人对香料贸易的垄断,他们就必须控制策略性的港口,如印度的Gua和位于海峡的马六甲。

Alfonso de Albuquerque,印度的葡萄牙副王,被委任执行国王的计划。上一个世纪过去了,马六甲回教君主的领地正在崩溃。在缺乏英明的领导下,权利斗争造成这回教皇朝逐渐动摇。当Albuquerque在一五一一年航行到海峡,他带着印度葡萄牙的全部陆军与海军,包括十九艘船,八百位欧洲男人和六百个土著。根据'Sejarah Melayu',马来人从未听说过火药和大炮。

'雷电般的声音是怎样的?',马来人问。'怎么可能这圆形的武器..锐利得足以杀死我们?' 在几天之内,葡萄牙人已经占据了马六甲,苏丹和他的儿子则逃进了森林。苏丹和他的后裔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都陆续地陆攻或海攻葡萄牙。

Alfonso de Albuquerque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虽然侵略的主要理由是为了要掌控这区域的香料贸易,另一个别有用心的动机是要在这个区域传播他们的宗教,即使他们必须奴役,破坏和屠杀。Giovanni da Empoli是一位陪伴着Albuquerque航行的年轻男子,他形容这个男人,'他是其中一个因残酷而出名的男人'。

保障了葡萄牙在马六甲的地位后,Albuquerque带着从马六甲掠夺的金,银和宝石和其他的宝物,满载而归地航行回到Gua。我被通知这满载而归的船只并没有回到印度。一场暴风雨把船只吹进了暗礁的锐边,现在这船只躺卧在三十七米的水下, 埋葬在深处的十五米的硬泥底下。这些马六甲的大量财物连同过分贪婪的官员永远永远封闭在他们的墓穴中。

Porta de Santiago,唯一剩下的城门。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葡萄牙人觉得他们需要一座堡垒以保护马六甲。在等候主要城堡的工程完工时,他们建造了一座临时的堡垒。这花费了另外的五个月来完成。同时,在堡垒工作的男人们都因苛刻的热带气候而病倒或死亡。生活对欧洲人而言是苛刻的。 每个人必须做多份的工作。他们拆除马来墓穴, 清真寺和其他建筑物的石头,过后加入铁矾土混合以建造St.Paul's山附近的堡垒。那儿有四座高塔且它的城墙是二点四米厚。

现近只有 Porta de Santiago,进入城堡之的入口之一,依然站立着。在拱门的顶端是在荷兰战胜之后,另外增加的一件荷兰双臂外套。

尽管它在马六甲停留了三百五十年,在地位和财富中欣欣向荣,但葡萄牙的台子开始被侵蚀.是由于远处的里斯本行政中心拨发,用以维持大舰队的一大笔费用,高层的广泛腐败和人力不足所引起。

 

荷兰人的抵达
荷兰比其他欧洲人占优势 - 一艘货船可以以较低的费用携带更多的货物。一五八零年之后,当荷兰人被拒绝进入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港口(这一年西班牙和葡萄牙结成联盟, 因为荷兰是西班牙矛头指向的对手),他们决定去探险寻找日用品的来源.马六甲海峡和在远的。

Stadhuys,为荷兰 VOC 的总部。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当荷兰人抵达马来亚时,他们获得当地居民的高度热心,希望新的欧洲人将驱逐他们讨厌的葡萄牙。

荷兰人,在Batavia设立他们的总部,并和东南方的亚裔统治者进行独家经营的贸易,而且也和马六甲葡萄牙的敌人结成联盟,包括Acheh和柔佛。藉由荷兰人的帮助,柔佛逃过葡萄牙的威胁,并成功变成海峡中一个忙碌的贸易中心和一个主导的势力。他们专注于如何取得海峡的控制权,并且在航道中切断来自马六甲的贸易。 在一六四零年,藉由柔佛的帮助,荷兰人经过五个月的血战后占领了这城市。那些围攻毁坏了许多葡萄牙的建筑物,甚至是在市郊的。最后,荷兰人冲过Santo Domigo城门进入了A'Famosa。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因为饥荒,疾病和战争所带来的恶果而死的已超过七千人。这时,大部分马六甲居民丢下他们的财富,并且人口从二十千降至两千一百五十人。 

St. Pauls山圣。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马六甲是在葡萄牙国王的统治下,不同于葡萄牙,在荷兰的统治下,马六甲属于国民贸易公司-VOC。荷兰的高级官员过着舒适的生活,但是VOC的低级工人则在马六甲忍受他们的终身职业。船只遇难和海盗导致基本供应的不足,所以一些人愿意在堡垒外面工作,虽然害怕这里的野兽,而且也害怕在马六甲北部落根的凶猛Minangkabau人。

一七八零年,因为一些素恶化的因素,VOC 对马六甲的掌控开始动摇。其中之一是因为Francis Light爵士,一个'国家商人'在槟城建立了一个熙熙攘攘的殖民地-接管了马六甲的贸易活动。为了避开来自 Buginese 的攻击正,荷兰在贸易上遭受惨大的损失。最后,拿破仑在一七九五年占领了荷兰并造成欧洲的局势变得不稳定,荷兰因此撤出马来亚的据地,而且逃亡的William of Orange王子(荷兰的统治者),逃到了伦敦。在那里,他告诉其殖民地的臣民接受英国军队作为他们的保护者,以对抗法国,直到欧洲的对抗解决为止。很快地,英国人进入了马六甲的大门。

 

英国行政官员
这个时候,我可以透过自己的眼睛细说这段历史。英国人在一七九五年踏入并管理马六甲。这发生在我出生的前十年。当英国人进入我们的城门,似乎只有两百人在看守这堡垒。英国人已经在槟城建立贸易殖民地,但是他们不想法国人占领荷兰人建立的堡垒和殖民地。 他们知道,如果马六甲掉入法国人的手中, 这将严重危害他们与中国的贸易。不再是单单为了一个策略性的贸易中心而占领马六甲,更重要的是安排驻军以防战争发生。

Stamford Raffles爵士,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马六甲的重要性变得逐渐减少。英国设立了东印度公司,就像荷兰设立VOC。通过像附属东印度公司之下的'国家商人',像独自经营槟城的Francis Light,故此英国人通晓这区域。国家商人讲马来话并和本地的统治者和商人拥有友善的关系。 藉由如此的优势, 他们能够比荷兰以更好的价钱买卖香料和锡米。不同于VOC,英国东印度公司也买卖武器,火药和鸦片。

英国人在中国的市场,让他们有了动机要在马来亚设立一个贸易和住宅港口。他们需要一个受保障的港口,槟城就是其中一个。在这里,他们设立了一个海军驻地以保护和维修船只,这些船只频频活跃地参与中国的鸦片和茶叶贸易。

当英国军队在一个有雾的八月早晨横渡马六甲,这里是平静的。'土地伸展在这城镇内一条小河的两边,在河口有一座跨越两地的木桥。在右边,波浪重复地拍打古堡的黑墙和其棱堡,教堂则霸占小山的最高点, 而且在左边,一列砖瓦屋顶的房子拥抱着海岸线。'(古马六甲, sarnia hayes hoyt. 牛津大学报章)。 我记得的马六甲就是这样子。堡垒傲慢地站立着。它是 '马六甲的骄傲'. 马六甲人喜欢在这城镇住了一辈子的我,甚至是我的父亲,我们认为这里是不可能被毁灭的,'因为它是强大的和因为许多鬼魂居住在这里。'(Abdullah生传)

当公司一直辩论我们的未来时,马六甲总督William Farquhar看着马六甲逐渐崩溃分解。这长期预料的解决方案促使槟城总督建议完全毁灭我们的市镇。他想要把我们从地图去,然后把我们重新安置在槟城。藉由这一次迁移,他认为可减少马六甲驻军的费用,并且他们刻意全力贯注槟城。

除去堡垒的马六甲。经国家档案局允许

幸运地,在加尔各答的东印度公司高层觉得这个建议要负上太大的责任,因而需要和伦敦商议。然而,这时候我们的城堡是处于更加恶化的情形。尽管已经更进一步修复,荷兰人在沿着东方和南方的墙壁已经增添了一个壕沟,城墙更是处于恶劣的情况。Farquhar州长命令附近的监狱囚犯用手拆除墙壁。墙壁的厚度是四点五米和十八米的高度。所以用手拆除它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隔天早晨,Farquhar先生坐在马背上,手中握着火柴。他派遣手下遣散堡垒周边的每一个人,然后它们四处逃跑。然后他点燃导火索并立刻鞭策马匹快速离开。十分钟过后火药爆炸并发出雷声般的吵声,堡垒的碎块大得像大象般,甚至如屋子般大块,碎块被炸入空气层中,然后落到海里。'(Abdullah生传;Abdullah bin Abdul Kadir)

在一个转身,堡垒的墙壁就不存在了。马六甲从那刻起就改变了它的庄严,它的重要性, 它的名望和它的历史在一个举动中就被抹掉了。 带领一八一一年前往爪哇远征的一个英国人,Minto公爵评论,'无理由没必要之中最没用的一个'。大多数人都不满意这个决定,其中一人是Stamford Raffles先生。Raffles先生决意保住马六甲。他主张马六甲的根基可追至数个世纪之前,当槟城殖民地'还是短暂冒险家的海岛'。他指出我们可以种植大部分自己食物,像巧克力,胡椒粉,靛青,咖啡和棉花,而剩余的米饭则从爪哇进口。为了维持他们的诺言,Raffles先生更进一步详细地说明 ' 英国光荣地保护附在土壤上的人'。英国没有必要放弃已得到手的东西,明知要清除热带土壤的土地是困难的。这份报告书被呈上,而且东印度公司最后决定保留马六甲。

因为我受雇于Raffles先生,我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些英国人,发现英国官员穿着不同的制服。他们戴着染红和染黑羽毛装饰的帽子,动物皮制成的裤子,老虎皮或以布料制成的长袍,长袍上有相似老虎皮的斑纹。当军队喝多了酒后,他们就开始为非作歹和好斗-他们跟随附近的女人, 毁坏花园和打碎房门。

尽管如此的不规矩,但至少短期内 , 我们在英国人' 安全的手中'。从一八一八直到一八二五年,然而,马六甲再回到荷兰人的手中。Raffles先生推荐打造新加坡作为一个贸易中心以保护英国贸易,因为马六甲已不在他们的管辖之下。Farquhar 先生被解除在马六甲的职位,并被派遣去领导南方新的殖民地。基于马六甲局势的仍然不稳定,许多马六甲的华人都迁移到新加坡去闯运气了。我们的人口再一次开始萎缩。虽然我们只懂得当时的一点点,但伦敦再一次扮演决定马六甲命运的角色。在谈判桌子上,英国和荷兰最后同意了分开它们在海峡上的土地。新加坡, 马六甲和槟城是在英国人的底下,爪哇和和苏门答腊则属于荷兰。

在一八二五年,英国人以殖民地主人的身份回到马六甲的土壤上。我们连同新加坡和槟城组成了海峡殖民地,总部设立在槟城。在一八二六年,开始实行英国法律,马六甲成为正式的殖民地,而在公共工程计划下,这里将提供廉宜的劳工。

当东印度公司 (EIC) 失去中国瓷器贸易的独营权时,马六甲开始为英国制造问题。外国人形容我们为'死水',而且那些留在马六甲的人们也没什么工作好干。英国人鼓励我们种植农作物以便自供自给。情况并没比之前好多少。像我这样的居民,期待更好和更富裕的一天,而且希望在英国人的牵涉下,一道希望之光将发亮起来。

 

Munshi Abdullah死后的马六甲
透过数年的毅力,当一个树薯种植家,Chay Yan把树薯种植地都转换成橡胶树时,马六甲最终恢复昔日的一小部分财富。今天,全世界的访客正群集在马六甲,找寻一个历史性的城市以告诉他们,一个商人和欧洲征服者的故事。那个城市所剩余的一点点,就躺在旧市中心的周围,而且如果您仔细看看,你可能瞥见建造我们历史的精神。

我们这里的马六甲与其居民历史,只是冰山一角。想知道更多关于苏丹或是有些历史家宣称是第一个航游世界一圈的马来奴隶-请按www.sabrizain.demon.co.uk/malaya。你将不会感到后悔。

返回旧马六甲主页...

We accept online payment for the following credit cards :